從害怕雙親死亡的恐懼中解脫

彙整整理/羽穗、摘自/《行前整理:如何陪伴、送別老衰病的雙親?一個大齡兒女卸下後悔內疚的思索與告白》(宮子梓著/時報出版)、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發佈於 2017年10月20日 上午11:30



父親與母親的忌日都在四月,父親是十五日,母親是十七日。他們稱不上是圓滿融洽的夫妻,但忌日只差了兩天而已。

每到櫻花盛開的季節,我就會想起送別雙親的回憶。他們都是在三月中旬病況惡化,於櫻花紛飛的時期陷入病危的狀態。

關照二位家老的醫院就在飯田橋車站附近,從我們家附近的吉祥寺車站搭乘中央線,在市谷車站到飯田橋車站之間,可以從窗戶看到河畔邊的櫻花。過去我每天看著盛開的櫻花,思考父母離開的日子不遠了。那是一段揪心的日子,每次看到櫻花,我就會想起那段痛苦的時期;那一陣子我每天都要有心理準備他們可能再也無法康復,我隨時都提心吊膽,不曉得那一天什麼時候到來。


不想失去 更要學會放手

那種膽戰心驚的日子真的很痛苦,所以父母去世的那一刻,我確實有品嚐到一股解放的滋味。然後還有一種果不其然的心情,父母去世的日子終究還是來臨了,我見過許多患者死亡,對那些哀痛莫名的家屬來說,死亡也是一種解脫吧,好幾次我都有同樣的想法。

來說一段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吧,曾經有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死於肺癌。他跟年紀相近的妻子感情融洽,膝下有兩個就讀高中的兒子,兩位愛子仰慕父親的景象,我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後來男子的病情惡化,妻子也住在病房裡,跟兩個兒子輪流照顧他。男子病逝後,大家哭得很傷心,他們確實是感情良好的家庭。相關處理告一段落後,那位妻子在整理行囊時,感嘆這一切終於結束了。兩位小孩也說等葬禮結束後,就能參加社團活動,順便跟朋友相約去玩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心想這些家庭盡心盡力,如今總算獲得解脫了。他們再也不必擔心自己心愛的人什麼時候會死去了,最痛苦的那一刻已經結束了。


然而,身處激流之中,是沒辦法這樣思考的。當下的痛苦彷彿永無止盡,就連我也不例外。那麼,是不是應該有人提醒他們,痛苦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呢?我是有這麼想過,但我還是說不出口,畢竟那是有失厚道的事情。

父母去世後,我們就從失去父母的恐懼中解脫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不消說,我們不是討厭恐懼才希望父母去世,正因為我們不想失去父母,才害怕死亡,死亡會喚醒我們許多複雜的情感。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延伸閱讀》
用最適合的方式說再見
帶著快樂與尊嚴,向世界道別
好好的,在急診室說再見
人生的謝幕劇本,自己安排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