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在急診室說再見

撰文/林玫妮、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發佈於 2017年09月29日 下午15:56



匆忙的急診室裡,每天上演著一段段生離死別的故事,醫護人員用盡全力,搶救著在死神旁遊走的生命,但不是每一次都能夠順利,有時候種種的意外,都可能讓死神贏了這場戰局。

面對離別,少有人能夠百分百做好心理準備,真正面臨的當下,無奈忙碌不堪的急診室,難有一個醫護人員,有辦法全心全意只陪伴在一個病患的身邊,更不可能將臨終者與其他病人隔離,哀傷之際家屬也失去了情緒隱私,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醫生開立死亡證明書,蓋上白布,留下無限的遺憾。

倘若有一天,身邊重要的人即將離開,你會不會希望有一個空間,能夠讓全家人平靜相聚做最後的告別?

鏡頭拉到了臺南奇美醫院,人滿為患的急診室裡,真有一處這樣的地方,溫暖給予病人及家屬最後的貼心服務。


獨立空間 最後的陪伴

在臨終前的最後一段路,是不是可以走得很安詳,不受插管、電擊、CPR等痛苦折磨呢?

奇美醫院急診醫學部全人醫療科主治醫師翁子傑表示,在醫院時看過太多送到急診室的末期患者,經過一番搶救後,肋骨斷裂、皮膚焦黑、鼻血不止,卻在臨終後躺在急診室的小角落,不久後又被快速移走,以便讓出床位給下一個病人。如此殘酷的流程,讓奇美醫院急診團隊,開始思索能否善用急診室現有的條件及能力,讓死亡得以更加安詳。

4年前,急診部團隊開始讓主治醫師和護理師們開始學習安寧療護的專業課程,目前台南奇美醫院已有6位具有完整安寧訓練的護理師。翁子傑醫師說,急診室通常是一床難求的,但只要有病人臨終,便會協助當場騰出三床的空間,再用活動隔板設立臨時的獨立空間,讓家屬與親人安心做最後的告別。


牽手 留下美好回憶

開始從事急診安寧工作後,翁子傑發現,透過急診安寧的初步溝通,簽立臨終不急救同意書者越來越多,安寧病房插管現象減少了,因為第一線的努力,家屬與患者本身對末期的救護有了更感性的做法。

翁子傑回憶起某個值班的深夜,有位罹患舌癌的男性患者被送到急診室,經過插管後回復心跳但仍生命垂危。患者妹妹到現場時,表明哥哥曾說過不願意接受急救,希望能以最安詳的方式離世,院方立即聯繫病人的兒子,來見父親最後一面。

但父子倆似乎平時感情不佳,兒子起初見到父親仍舊一股漠然,一旁的護理人員輕輕牽起兒子,引導握住父親的手,讓兩人安靜獨處。片刻,隔板內傳出陣陣令人心酸的啜泣。這件事,讓翁子傑醫師發現,牽手有著無比的感染力,無論過去有多少不愉快的回憶,這個簡單卻真摯的動作,依舊能深深觸動人心。


提早介入 後續安寧

翁子傑醫師說,自己曾經因為主動脈剝離,徘徊於生死之間,他了解瀕死亡的可怕,也擔心自己如果就這麼走了,留下的人該怎麼辦的心情。因此,他總是帶著同理心,關懷每一位病人。

在急診室裡,天天都在和時間賽跑。今天因為意外送來的患者,若可治療院方仍會持續急救,相反的,如果經由兩位專業醫師判定患者已無法治癒,他們便會試著讓家屬了解末期病人的需求,使家屬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在面對家屬與病人本身意願不一致的情況下,護理人員也會當起協助的角色,用心勸說,給予適當的陪伴。

目前在奇美醫院急診部的住院醫生,最少都要接受一個月的安寧照顧訓練,對於2019年將正式實施《病人自主權利法》,也安排相關人員上課,了解更多法案內容,未來希望能提供家屬和病人最佳的解決之道。翁子傑醫師感概地說,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牽絆,從相識到最後一刻道別,應該怎麼協助每個人好好離開,也是每一位醫護人員,都應該學習面對的課題。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延伸閱讀》
帶著快樂與尊嚴,向世界道別
人生的謝幕劇本,自己安排
灑脫自在的老去,叫做人生
活得精彩,走得瀟灑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