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陵:在服務中,了解退休

撰文/林玫妮、圖片來源/曾金陵、shutterstock

發佈於 2017年05月19日 下午17:30



從陸軍參謀長到軍團司令、從國防大學校長到總統府戰略顧問至退輔會主委,曾金陵的一生,終期都在為國家服務,造就了亮眼的成績。

4年前卸下退輔會主委一職正式退休,面對未來的規劃,曾金陵沒有特別想法,只是笑著說:「我19歲就進入軍中, 50年的時間都給了國家,很少為自己生活,現在退休了,我只想好好陪伴家人為自己而活,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如此隨心所欲的過,是他認為最舒服的生活,沒有限制、時間壓力,終於有機會能夠安排自己的時間,這些對曾金陵來說,都是從前難以得到的小確幸。


從中感動 體會之深

榮民這個角色,可說是時代下的悲劇,年紀輕輕跟著政府遷移來臺,將自己的一生貢獻給國家,來臺後各項不平等的規定,使他們的人生過得很辛苦,以不能結婚來說,就造就了許多榮民一生孤單一人的例子,回老家人事已非,還須面對不習慣的生活;留在臺灣沒有伴,缺少人照顧。曾金陵感嘆:「這是國家欠他們的。」

問起是否對哪位榮民特別有印象,曾金陵表示,許多富有善心的榮民,都讓他印象十分深刻。以新竹已逝榮民胡壽宏為例,終生省吃儉用,住在狹小、簡樸的房子裡,卻捐了600萬的新臺幣,要來幫助榮民的遺孤,他認為自己沒讀什麼書,但自己一人隻身在臺,希望能幫助榮民同胞子女有好的學歷,找到好的工作。胡壽宏先生的故事,屢屢被前總統馬英九拿出來稱讚,雖然仙逝前仍舊孤單一人,但他的偉大事蹟,將永遠被歌功頌德。

諸如此類的案例很多,對這些捐款、有愛心的榮民伯伯,曾金陵都會親自拜訪,先是感謝他從前對國家的貢獻,後是感謝對後輩們的照顧,自己親身感動,得到了更多的體悟。



服務榮民 受益良多

對曾金陵來而言,在退輔會待任主委的期間,所看到的、得到的都是畢生非常寶貴的經驗。

曾金陵說,他自己將榮民分為三個類別:一代榮民是國共內戰、抗日戰爭後,跟著政府從中國遷到臺灣的軍人、二代榮民為到臺灣後才入伍的榮民、三代榮民則代表是這些二代榮民也是入伍軍人的子女,而他所服務的對象,絕大部分都是一代榮民。

在多數人的刻板印象裡,榮民就是「老番顛」,無法溝通、脾氣暴躁、個性古怪,讓人不想接近,但曾金陵強調,其實人老了,個性本來就會變,人家常說的「老小」,即代表老年以後,性格會越來越像小孩子,需要人陪伴、聽他們說話,也因如此,當時他總是教育下屬,對榮民老伯伯講話一定要心平氣和,不要理直氣壯,硬是要與他們去爭一個理,事情也無法解決,以柔性的角度為切入點,對雙方都是好的。

在接觸每位榮民的過程中,他才深深體悟到:「人有一天會老!」曾金陵覺得,年輕的時候身體強壯,軍旅生活中,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老,會有退休的一天,直到接任退輔會主委,服務的對象多為一代榮民,親眼見證了當人邁向老年後,所會遇見的各種問題,使他有了要好好規劃退休生活的念頭。


退休前的協助

除了照顧這些一代榮民的生活起居之外,針對二、三代榮民,退輔會也提供了退休前半年的訓練機構。

當服務滿10年以上,準備卸下軍職時,便有服務人員告知退輔會中有哪幾項的訓練課程,自己能到依照興趣與喜好,選擇喜歡的事情,退休後得以繼續就業,造就事業的第二春。

不同時代的榮民有不同的協助,曾金陵說明,退輔會扮演著一個很重要的角色,也與勞委會合作,調查即將退休者的興趣,加以幫助,讓他們能夠與社會銜接。


拋開過往,從頭開始

在退輔會經歷了大風大浪,曾金陵現在只求安穩、舒心的生活。每天固定在家裡附近與太太健走一小時,讓70歲的他,看起來仍舊意氣風發;或者利用連假,帶著太太一起搭郵輪遊日本九州,省去了搬行李、換飯店的麻煩,他笑著說,這種輕鬆的行程,最適合他們銀髮族了。

他也建議即將退休的朋友們,不管從前在職場上,擔任多高、多大的職位,一定要放下,唯有放下,退休的生活才會快樂。對此,曾金陵更特別囑咐從前下屬,不許再稱他主委、長官,因為退休後,大家都是朋友,唯有朋友才能真正交心、談天,老是冠一個名號在,只會帶給人距離感。

因為對於未來,他也沒有特別企劃,隨心所欲、快樂過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曾金陵小檔案:
出生│1947年
經歷│陸軍總部首席副參謀長、陸軍總部參謀長、國防大學校長、退輔會主委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延伸閱讀》
勇飛將 李天羽-三次鬥死神,生死片刻反轉
退而不休的高壓氧名醫—牛柯琪
嚴明、吳康明,最「高」規格的足球賽
未來,誰來牽我走、伴我走?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