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明、吳康明,最「高」規格的足球賽

撰文/雪球、渡鴉、攝影/張紋豪、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發佈於 2017年04月14日 下午12:00



足球成為空軍飛行員喜好的運動,其來有自。前國防部長嚴明和經國號戰機的首席試飛官吳康明兩位空軍將領,從空軍幼校,官校到擔任飛官,晉升將軍,各自從事文官或轉入漢翔工作,甚至已是退休狀況,卻從未離開過足球場。

炎熱的週六下午,前國防部長嚴明和他軍職50年來的眾多兄弟一起組成的虎風足球隊,和牙醫、營建工程等民間友人組成的孔雀隊,正準備來場較量。說是16:30才比賽,但見雙方的人馬在15:30就都差不多集合完畢,雖不乏打屁閒聊,卻是透露著緊張,拳拳較勁,誰也不相讓的氣氛,八成的參賽隊員都認真地在做熱身準備,看臺上一些加油的家屬們,則熱烈地在討論今天的雙方主力球員,時間一到準時開賽,聚精會神地在觀注著。



坦克衝鋒VS 近身纏鬥

陸軍橄欖球隊向來以剽悍,強攻粉碎對方意志著稱,就像陸上戰鬥的王牌武器坦克車一樣,至於空軍則是腳法細膩,鬥智也鬥力的足球擅長。

嚴明說,這是軍種特性吧,靈活的翻滾,對方難以預測的踨跡,像在近身飛行纏鬥時都可以派上用場。其實這其中包含了機智判斷和事先預測,也有體力為支持為後盾,缺一不可。比方要推測對方的動向,不僅要了解對方的習性,有時也要有誘敵的技巧,必要時更是要兩人包挾,三人傳球,或者是擺脫近戰糾纏用中距離傳球另闢戰場。

經國號的首席飛行官吳康明將軍說,像他雖沒有180公分傲人身高,但體力不輸人,畢竟數十年來持之以恆的體能訓練,飛行員特有要抵抗數倍重力於己身的飛行訓練,耐力也不會輸給一般人。民間友人江太平觀察說,吳將軍把長期面對各種飛行不可測變數的動態,甚至是瀕臨生死交關的危機管理,拿來踢足球應是游刃有餘。



愈少規則 遊戲愈活

嚴明舉足球明星為例,說明足球的特色,比方奧特加是阿根廷足球史上最出色的中場球星之一。腳下技術極其嫻熟,盤球過人突破能力非常強,再加上門前把握機會能力突出,奧特加一度被視為馬拉多納的繼承人。身高只有1米7的他性格倔強,非常頑固,異常地偏執,拼勁十足,搏得「小毛驢」之稱。

跳蚤雖然是小昆蟲,但卻使人幾乎崩潰。足球界中跳蚤非彼跳蚤—梅西的「跳蚤」是形容他個子小,動作靈活,穿透力十足,令人又癢又痛,又無法可施;洛佩斯的「跳蚤」是形容他經常能撕破對手防線,把對手防線攪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寧,給對手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戰鬥員還是交通員

在升上少或中校時,許多飛官總是面臨生涯的重大轉捩點,需選擇繼續自己的飛行夢,還是轉戰民航機師。來自另一半家屬的關心從來就沒間斷過,當然出發點都是來自擔心飛行安全。

嚴明前部長說,這樣的考量從來都沒離開過每個飛官心中,但是去當民航機師實在就和開計程車司機沒兩樣,只是一個是開車子、一個是開飛機。當然他從沒有看輕這兩種為大眾奉獻的人,他們今天友誼賽的人什麼都有,一般民眾的各種職業都有,軍民同樂,不分階級和職業。

只是當飛行員總是一個志向,就是要接受挑戰,即使敵人是致命強大、直視其眼就立成石像的梅度莎,飛行員就是要忍受各種風險並用智慧和技巧去克服,除了磨練戰技外,更要培養臨危不亂的從容。

如果不幸要犧牲性命,也會盡量將飛機駛離人多地方後,在無法挽回的最後一刻才選擇逃生跳傘或從容就義。吳康明將軍說,牽涉到判斷,常是在資訊不充分之際,並且片刻間就要做出分出生死勝負的決定,這是很艱困的事,不光是勇敢就可以,更需要技巧,經驗和思考的配合,提高獲勝的機率。



努力抑天意

常與死神擦身的兩位將軍,面對人生大限都有一種從容和淡定的幽雅。嚴明說,對於未知的事情,有人會說天命、宿命、命運或偶然,當然人無從得知真相是什麼,但是日子還是要過,每天提心吊膽也覺非正道,所以球照踢、覺照睡,努力過著退休的每一天。

吳康明說,比較起來,飛行是恐懼和管理的總合。管理可能包括機械、維修、保養的落實,恐懼則有人面對未知的態度,可以驚慌失措、也可以處變不驚。既然人生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飛行前的準備則力求精準,這也是飛行員都對機務和機工非常謹慎,也秉持科學求真求實的態度在看待一切。面對生命最終的考驗其實就像是面對飛行中的突發重大變故一樣,正因為有充分的心理,與物理和生理的準備,方能微笑面對。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延伸閱讀》
足球智勇雙全,籃球規則隨人變
勇飛將 李天羽-三次鬥死神,生死片刻反轉
潛出新生活!汪洋神龍 張世杰
不老騎士的騎遊人生,許銘峰的單車哲學

返回文章列表